• 春秋战国晋文公流亡生涯

    春秋战国晋文公流亡生涯

    中文名:姬重耳,别名:晋文公、公子重耳,国籍:中国(东周晋国)

    晋文公(是《左传》载公元前671年-前628年;《史记》载公元前697年-前628年),汉族,姬姓,名重耳。初为公子,谦而好学,善交贤能智士。后受迫害离开晋国,游历诸侯。漂泊19年后终复国,杀怀公而立。文公对内,拔擢贤能:以狐偃为相;先轸为帅;赵衰(赵国先祖)、胥臣辅其政;栾枝、冀缺佐其事;郤溱、霍伯将其兵;贾佗、阳子制其礼;魏犨(魏国先祖)、荀伯御其戎。晋民各执其业;吏各司其职。晋国由此大治。对外,联秦合齐,保宋制郑,尊王攘楚。作三军六卿,勤王事于洛邑、败楚师于城濮,盟诸侯于践土,开创晋国长达百年的霸业。文治武功,昭明后世,显达千秋,与齐桓公并称“齐桓晋文”,是春秋五霸中第二个称霸的霸主,亦为后世儒家、法家等学派称道。

    以下,小编为您讲解春秋战国晋文公流亡生涯,了解春秋战国晋文公流亡生涯相关的君王故事、事迹,有利于我们更好的了解春秋战国历史君王,以及春秋战国历史的发展动态。

  • 春秋战国晋文公著名专题

  • 春秋战国晋文公流亡生涯

    主条目:重耳流亡、醉遣重耳

    重耳与狐偃、赵衰、颠颉、魏犨、胥臣等人一起流亡到翟国,其中狐偃是重耳的舅舅,翟国也是狐偃的祖国,此时翟人正在和廧咎如打仗并俘获的两个姑娘,翟人把这两个姑娘送给了重耳。重耳娶了其中一个叫季隗的姑娘,生了伯鲦和叔刘,另一个赐给了赵衰。

    前651年(晋献公二十六年)九月,晋献公去世,公子奚齐继位,骊姬为国母,荀息为托孤之臣,一直支持太子申生的晋国卿大夫里克、邳郑等人趁机聚众作乱,把幼主奚齐刺死在晋献公的灵堂上,之后荀息立卓子为晋君,里克等人把卓子刺杀在朝堂之上,又将骊姬活活鞭死,并派狐偃之兄狐毛至翟国迎接公子重耳,打算拥立他。重耳辞谢道:"违背父亲的命令逃出晋国,父亲逝世后又不能按儿子的礼仪侍候丧事,我怎么敢回国即位,请大夫还是改立别人吧。"于是里克让人到梁国去迎接夷吾。前650年(晋惠公元年),夷吾即位,史称晋惠公。

    晋惠公即位后,违背了给秦土地及封里克的约定,又杀死了邳郑与七舆大夫,晋国人对他都不顺服。前643年(晋惠公八年)晋惠公恐晋国人依附重耳,就派勃鞮追杀重耳,在翟国住了十二年的重耳听到消息后,就与赵衰等人商量说:"我当初逃到翟,不是因为它可以给我帮助,而是因为路途近容易达到,所以暂且在此歇脚。歇脚久了,就希望迁到大国去。齐桓公喜好善行,有志称霸,体恤诸侯。现在听说管仲、隰朋去世,齐也想寻找贤能的人辅佐,为何不前往呢?"于是,重耳又踏上了去齐国的路途。离开翟时,重耳对妻子说:"等我二十五年不回来,你就改嫁。"妻子笑着回答:"等到二十五年,我坟上的柏都长大了。虽然如此,我还是等着你的。"

    重耳先是来到了卫国,卫文公看他落魄不肯以礼相待。他们就离开卫国一路走到了五鹿(今河南濮阳东南),重耳饿得实在没有办法就向乡下人讨点吃的,村民看他很落魄,把土放在容器中献给他。重耳很不高兴,赵衰安慰他说:“土,象征土地,他们是表示对您臣服,你应该行礼接受它。”重耳拜谢并收下土块装在车上去往齐国了。

    重耳到了齐国,齐桓公厚礼招待他,并把同家族的一个少女齐姜嫁给重耳,陪送二十辆驷马车,重耳在此感到很满足,在齐国过上了安逸的生活。前639年(晋惠公十二年),齐桓公去世,竖刁等人发起内乱,而后齐孝公即位,诸侯的军队多次来侵犯,齐国内忧外患霸权不在。重耳在齐住了五年,爱恋在齐国娶的妻子,慢慢放弃了恢复君位的愿望,也没有离开齐国的意思,有一天赵衰、狐偃就在一棵桑树下商量离齐之事。齐姜的侍女在桑树上听到他们的密谈,回屋后偷偷告诉了齐姜。齐姜竟把侍女杀死,劝告重耳赶快走。重耳说:“人生来就是寻求安逸享乐的,何必管其他事,我死也要死在齐国,不能走。”齐姜说:“您是一国的公子,走投无路才来到这里,您的这些随从把您当作他们的生命。您不赶快回国,报答劳苦的臣子,却贪恋女色,我为你感到羞耻。况且,现在你不去追求,什么时候才能成功呢?“她就和赵衰等人用计灌醉了重耳,用车载着他离开了齐国。走了一段很长的路,重耳才醒来,一弄清事情的真相,重耳大怒,拿起戈来要杀舅舅狐偃。狐偃说:“如果杀了我就能成就你,那就是是我的心愿。"重耳说:"事情要是不成功,我就吃舅父的肉。”狐偃笑说:“事情不能成功,我的肉又腥又臊,怎么值得你吃!”于是重耳平息了怒气,继续前行。

    重耳到了曹国,曹共公无礼,想偷看重耳的骈胁。曹国大夫僖负羁说:“晋公子贤明能干,与我们又是同姓,穷困中路过我国,您不能对他这般无礼。”曹共公不听劝告。僖负羁就私下给重耳食物,并把一块璧玉放在食物下面。重耳接受了食物,把璧玉还给僖负羁。

    重耳离开曹国来到宋国,宋襄公刚刚被楚军打败,在泓水负伤,听说重耳贤明,就按国礼接待了他。宋国司马公孙固与狐偃关系很好,就对晋文公他们说:”宋国是小国,又刚吃败仗,不足以帮你们回国,你们还是到大国去吧。”重耳一行人于是离开了宋国。

    重耳路过郑国,郑文公不按礼接待他们,郑国大夫叔瞻劝告郑文公说:“晋公子贤明,他的随从都是栋梁之才,又与我们同为姬姓,郑国出自周厉王,晋国出自周武王。”郑文公反驳说:“从诸侯国中逃出的公子太多了,怎么可能都按礼仪去接待呢!”叔瞻说:“您若不以礼相待,就不如杀掉他,免得成为咱们的后患。”郑文公对叔瞻的劝告不予理睬。

    重耳离开郑国到了楚国,楚成王用对待诸侯的礼节招待他,重耳辞谢不敢接受。赵衰说:“你在外逃亡已达十余年之多,小国都轻视你,何况大国呢?今天,楚是大国坚持厚待你,你不要辞让,这是上天在让你兴起。”重耳于是按诸侯的礼节会见了楚成王。楚成王很好地接待了重耳,重耳十分谦恭。在宴席上楚成王说:“如若您将来能回到晋国,用什么来报答我?”重耳说:“珍禽异兽、珠玉绸绢,君王都富富有余,不知道用什么礼物报答。”楚成王说:“虽然如此,到底应该用些什么来报答我呢?”重耳说:“假使不得已,万一在平原、湖沼地带与您兵戎相遇,我会为您退避三舍。”楚国大将子玉生气地对楚成王说:”君王对待晋公子太好了,今天重耳出言不逊,请杀了他。“楚成王说:”晋公子品行高尚,但在外遇难很久了,随从都是国家的贤才,这是上天安排的,怎么可以杀了呢?况且他的话又该怎样去说呢?”重耳在楚住了几个月,在秦国为质的晋国太子圉得知晋惠公病重从秦国不辞而别,秦国特别生气,听说重耳住在楚国,就要把重耳邀请到秦国。楚成王说:“楚国太远了,要经过好几个国家才能到达晋国。秦国、晋国交界,秦国国君很贤明,您好好去吧!”成王赠送很多礼物给重耳。

    前637年(晋惠公十四年)秋,重耳到了秦国,秦穆公把同宗的五个女子嫁给重耳,太子圉的妻子(怀嬴/文嬴)也在其中。重耳不打算接受公子圉妻,胥臣说:“圉的国家我们都将去攻打了,何况他的妻子呢!而且,您接受此女为的是与秦国结成姻亲以便返回晋国,您竟拘泥于小礼节,忘了大的羞耻!”重耳于是接受了公子圉妻。秦穆公十分高兴,亲自与重耳宴饮。赵衰吟了《黍苗》诗。秦穆公说:“知道你想尽快返回晋国。”赵衰与重耳离开了座位,再次对秦穆公拜谢说:“我们这些孤立无援的臣子仰仗您,就如同百谷盼望知时节的好雨。”

Copyright jiaolishi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 粤ICP备16080363号-2 技术支持:深圳网站建设